济南部分出租车抗议专车及份子钱过高停运

新华网济南1月12日电 因不满“专车服务”影响生意、出租车公司“份子钱”过高等原因,12日济南市部分出租车出现停运,济南火车站等交通枢纽遭遇“一车难求”,市民出行受到不小影响。

12日下午17时,济南市民叶培燕准备乘出租车出门,但在马路上等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打上车。“平常十几分钟就能打上车,最后没办法只好回家开私家车出门了。”她无奈地说。

记者19时许在济南市火车站的出租车等候区看到,大批刚下火车的乘客迟迟打不上车,只能在寒风中苦等。

多名新华社记者在济南市经十路、旅游路、舜耕路等交通主干道上看到,正常营运的出租车数量比平常减少很多。记者通过“滴滴打车”尝试叫车,连续多次均没有司机应答。

一名记者从济南市高新区通过“滴滴打车”,等待了几十分钟后打到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发现车上已有一名乘客。这名乘客告诉记者,他等待了近半个小时没打上车,最后跟这辆出租车司机软磨硬泡才坐上。

记者在出租车上看到,司机打车软件上的订单信息非常多,有多个订单都是“另加小费”,一般都在10元以上,但大多长时间无出租车响应。

济南一家大型出租车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有800多辆出租车,目前约有一半在营运。

记者随后拨打了济南市交通服务热线以及12345市民服务热线电话,工作人员均向记者证实,12日济南市有少量出租车司机出现停运,目前济南市交通运输局等部门正在采取措施,确保出租车运营秩序正常。

据了解,济南市部分出租车停运主要缘于“专车服务”影响生意、“份子钱”过高等。一名停运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他给公司交了4万元押金,每个月还得交4000多元的“份子钱”,另外每个月还有四五百元的维修费。“不管有事没事,每天睁开眼就欠公司150元钱。扣掉‘份子钱’、维修费、保险和燃料费用之后,一个出租车司机每月挣到的钱不到4000元,收入和付出不对等。”(参与采写记者王志、周科、陈灏、魏圣曜、袁军宝、席敏)

编辑:SN179


我不是查理,你不是奶茶

如果不是发生这么惨烈的事件,我想《查理周刊》所扮演的还是那样的小报角色,用夸张的漫画和极端的观点,讽刺一切看不惯的事物。围绕着章泽天的,同样是言论自由的边界。在私人的精神世界中,意淫无罪,辱骂无辜;但在公共的话语空间里,言论有底线,批评有原则。


跨年表情

在我们迎接新年的喜庆气氛中,令人痛心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上海踩踏、哈尔滨大火、亚航失联……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的惨剧,我们为逝者默哀,为伤者祈福。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们不说新年快乐,只愿新的一年你我平安,生活如意。


政府与企业不能只打口水战

一边是政府,另一方面是央企二级单位,竟然也像是小孩子一般吵了起来。一方面,政府只让企业道歉,却不说处罚,更不提诉讼;另一方面,企业也给政府部门以“还击”。双方都陶醉于于这样的论战之中,不亦乐乎,以至于把最重要的常识也忘了——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凤凰男娶不到安娜

凤凰男,王贵能娶到安娜的时代已经不在。婚姻必须是两情相悦,而不是她,甚至你的岳父母不断为你付出。如果你真正优秀,完全有能力承担孝敬父母,补偿家族的重任,如果你不能,就别祸害人家女孩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