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协委员:北京行政副中心建设要避免摊大饼

▲2015年10月9日,建设中的通州行政副中心核心区域。图/东方IC▲2015年10月9日,建设中的通州行政副中心核心区域。图/东方IC

随着北京正式提出“聚焦通州战略,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在通州建设市行政副中心已经成为当前本市的一项重要任务。 市政协委员、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昨天在北京两会上提出,副中心建设要避免“摊大饼”,避免空间连片发展,与城市核心区隔离的同时,也要处理 好通州与外围城镇(燕郊、香河、大厂等地区)的空间关系。

记者同时了解到,目前本市已经出台意见,今后市级财政体制调整形成的新增财力,清理压减专项资金、收回闲置结转资金形成的可用财力,将向市行政副中心倾斜。

为啥要建副中心?

北京“城市病”系功能太多

连 玉明认为,北京“大城市病”的问题表面看是人口过多带来的,深层次上却是功能太多带来的。导致功能过分集中的根源是“单中心”的城市结构,公共服务功能过 于集中于中心城区,正是北京患上“城市病”的根本病因。目前北京市的医疗、教育、文化等公共服务资源多集中于中心城区。如东城与西城三级医院约占北京总数 的36%。城市的优质公共服务资源过度集中于中心城区,强化了中心城区的“磁力”作用,发展要素不断向核心积聚,进而带来人的大量聚集,加速了北京“城市 病”的发生和蔓延。

同时,行政机构的过度集中致使公共服务等各种功能密集地集聚在北京二环以内和周边地区,直接导致了城市“摊大饼”现象的出现。这就急需将现有分散办公的机关集中,从而提高机关办事效率,降低办公成本,缓解主城区交通压力。

从“单中心”转向“多中心”

连玉明提出,治理“大城市病”,根本在于调整结构。首要的是调整空间结构,实现从“单中心”向“多中心”转变。2005年制定的《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提出了构建“两轴—两带—多中心”空间格局的设想,但是由于缺少引擎,“多中心”并没有真正落实。

今后本市将“集中力量在通州建设市行政副中心”,正是北京从“单中心”向“多中心”转变的重要引擎。

发 挥好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先行者作用,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环节、重中之重和首要任务。他分析,疏解非首都功能,涉及巨大利益调 整。在通州建设市行政副中心,政府率先带头,打破部门利益、局部利益和个体利益的藩篱,表明市委市政府自觉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的决心和主动融入京 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态度。

通过政府率先示范,把行政事业单位成建制、分步骤地有序转移过去,有利于带动其他行政事业单位及公共服务功能转移,进而带动商务、文化、会展等功能疏解。

有助京津冀发展指挥所前移

连 玉明介绍,《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重点疏解部分中央行政及企事业单位,配套跟进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单位。”因此,本市建设副中心,集中 承接部分中央行政及企事业单位疏解,转移北京中心城区部分公共服务功能,正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中之重。

他 表示,北京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也是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这就要求北京必须树立“群主”意识,以带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己任。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新时期的 “平津战役”。通州地处京津经济带轴心和环渤海经济圈中的核心枢纽部位,是北京面向京津冀的门户。把指挥所设在通州,就是要更好地发挥桥头堡的作用,就是 把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指挥所前移,更加凸显战略地位。

副中心该如何建?

与外围空间隔离错位发展

连 玉明建议,建设北京市行政副中心一定要摒弃“摊大饼”的发展模式,要重点解决功能集聚问题。在市行政副中心建设过程中,要实施空间管制,严格控制建设规 模,严格限定边缘地区、城乡接合部、近郊区、农村地区的开发强度,划定城市增长边界,避免粗放扩张式增长,走内涵式集约发展之路。

同 时,还要避免空间连片发展。市行政副中心外围要进行空间隔离,加强与城市核心区的绿化隔离带建设,避免由外向内摊大饼。与此相对,也要避免由外再向外摊大 饼,即处理好通州与外围城镇(燕郊、香河、大厂等地区)空间关系、错位发展,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

此外有关部门在规划时也要破解产城融合难题,避免职住分离。一方面加快配置优质教育、医疗、文化、信息及公园绿地等公共服务设施,完善城市综合服务体系。

另一方面还要构建以高端服务业为重点的现代产业体系,集聚新的产业和功能,提供就地平衡的就业岗位。

关键要提升交通承载能力

连玉明分析,作为最重要的配套措施,需要完善综合交通体系,避免从单向拥堵变成双向拥堵。综合交通体系是衡量北京市行政副中心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通州建设市行政副中心的重要前提。这要以通州为中心,重构综合交通体系,提升交通综合承载能力。

同 时以轨道交通为核心,构建高效便捷、安全稳定、适度超前、互通互联的立体化综合交通体系,提升内外交通畅达的能力。在未来,市行政副中心公交出行比重应当 达到70%(巴黎拉德芳斯副中心是80%),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使用轨道交通(日本是86%,纽约是54%)。

另外,市政协委员、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经理郑实昨天也表示,市行政副中心建设时应该避开老式规划设计中的一些常见问题。如路网设计,不要像过去做成宽而稀的那种,而应 该做成窄而密,使行人过马路更加迅速、方便。换言之,交通系统的建设不应再像以前那样以汽车为第一导向来满足其需求,而是更应以绿色出行为中心,包括公 交、自行车、步行等。

建政府搬迁过程监督机制

市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丽华介绍,从以往全国各省市地区政府搬迁过程中,铺张浪费、权力滥用和贪腐寻租等不良现象屡禁不止,建设“豪华政府大楼”是其中的典型案例,北京市行政副中心建设应杜绝此类问题。

她分析,各地豪建办公场所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政府手中的财权较大,而审批和监管层面的制约明显不足,监管体制相对薄弱“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象比比皆是,因此要加强监管力度,使审批和监督部门的职能真正得到落实。

张 丽华建议,市行政副中心建设规划不仅要注意中国特色和北京特点问题,更要建立政府搬迁建设的过程监督机制,廉政服务思想,并靠科学有效的制度保证。严查贪 腐、徇私舞弊等违规违法行为。另一方面,切忌办公楼建设“华而不实”超高标准建设,拟建的装修标准遵循适度原则,严格控制预算,不宜铺张浪费。努力维护服 务型政府的形象与群众保持良好的关系。

京华时报记者赵鹏


新加坡怎样对付造谣的路边社

媒体对于新加坡的批评,非不想也,乃不敢也。之所以不敢,是因为李光耀从他执政起,就开始了和媒体孜孜不倦的斗争。而剑桥大学毕业,在英国拿到律师执照的他,从来不靠嘴巴斗争,而是在法庭上、禁令中,让媒体付出惨痛代价。


1%不要中国籍,1%想要而不得

没想到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群,因为“1%”聚在了一起,构成了梦时代的新寓言。传媒人肖锋不无幽默地说,前一个1%不一定想要中国籍,后一个1%想要中国籍而不得。幽默的背后有现实。两个1%的人群虽然各异,但它们之间可以流动。


让黄安自生自灭又何妨?

为人处世,正心非常重要。心不正出来混,害人害己是早晚的事情。希望黄安通过这些经历,端正心态,正人先正己,逐渐成熟起来。果真如此,内地这么大,钱还是有的赚的。相反,多行不义,自毙不远矣。


经济增长放慢1%意味着什么?

按说经济应该发展迅猛,10%增长没有任何问题。很可惜,GDP“破七”,失去的财富可谓天量。这背后的制度性束缚,成为迫等解决的问题。如果“新常态”成为惯性,拉美化成为现实,我们失去的恐怕就不只是财富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