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中方愿帮助利比里亚后埃博拉时期重建

王毅祝贺利比里亚在瑟利夫总统领导下率先战胜埃博拉疫情,重新凝聚国家力量,并为未来发展开辟出新前景。王毅表示,中方愿在“后埃博拉时期”根据利方需要,帮助利加快重建,推进经济社会发展。中方愿向利增派更多医疗人员,充分利用中国提供的埃博拉治疗中心医疗设备服务利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中方愿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以多种方式参与利港口、机场、道路、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为利培训更多政府人员和优秀青年,帮助利破解基础设施落后和人才不足两大发展瓶颈。中方愿鼓励企业积极参与利资源开发,向利转移最需要的优质产能和技术,帮助利建立加工和制造业体系,提高自主发展能力。

瑟利夫表示,利比里亚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在利埃博拉疫情肆虐的危难关头率先给予大量无私援助,带动国际社会支持利抗击疫情,为利赢得胜利、提高防控疫病能力做出重要贡献。中方以实际行动证明中国是利和非洲最可靠的朋友。中方就后埃博拉时期利中重点领域合作提出重要思路,与利重振国家发展计划不谋而合,让利政府和人民深受鼓舞,增加了国家重建的信心。利方愿与中方立即行动起来,落实优先合作项目,推进国家建设,改变利比里亚面貌。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凌虐案中国留学生被判无期?

和中国历史上最早一批留学生容闳等人不一样,今天的留学生很多只是父母意志下的遵命留学,和弊病丛生的中国教育体制下的被迫出走。漂洋过海赴美留学,以“无期徒刑”剧终。这固然是当事人的个人悲剧,但它折射出来多面性的中国问题,我们也实在不能视而不见。


中国刑法亟需弥补鸡奸罪漏洞

同性性行为是人类常见性行为现象,当这种行为采取非常手段实施,也就超越出了道德范围,属于了犯罪。至于这种犯罪行为是否由法律所界定,则意味着立法智慧水平。就中国而言,当代刑法对此没有界定,实在是太不应该。


少林,还有多少人把你敬仰?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电影《少林寺》里的僧人觉远戒情戒欲,惩恶扬善、匡扶正义,而现实中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却违反寺规,连基本僧人的守戒律都无法做到,少林还以何为少林?假如举报属实,一个方丈却与女性通奸,还私生子,释永信对得起“少林寺”这三个字?


为啥军转干部爱机关?

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公务员的薪酬一涨再涨,而国有企业改制后下岗职工一时成为那个时代的热词。两两一PK,反差立马拉大。不少人挤破脑袋往机关钻,这一钻,凭的是“后门”和“路道”,显然不是真才实学。有些人,进机关就是想混日子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