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母亲:案件复查感受到司法进步

新华网石家庄12月13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齐雷杰 朱峰)“9年来,我每个月至少去一趟河北省高院,要求重审聂树斌案、要求高院允许律师阅卷。现在,终于等到了最高法院指定山东高院复查,并保障律师阅卷权利,总算向前推进了一步。”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说,12日晚得知相关消息,非常高兴,切身感受到了我国司法的进步。

12日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表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一案案情重大复杂、备受社会关注,公众也有异地复查的呼声,为回应社会关切,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其他法院复查此案。最高人民法院经研究已将聂树斌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同时,转发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已责成山东高院根据复查工作进展情况通知律师阅卷,依法保障律师阅卷、提出代理申诉意见等诉讼权利。

2005年1月,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一名可疑男子,经审讯,这名男子供述称自己名叫王书金,河北省广平县人,曾强奸4名妇女并杀害3人,其中有“1994年曾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害一名妇女康某”的内容。在移交给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后,王书金得知这桩案件早已侦破,“凶手”聂树斌已在10年前被执行死刑。王书金案的出现使聂树斌案重新受到高度关注,疑似“一案两凶”引发了舆论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成为社会一大热点话题。

张焕枝称,她年逾7旬,多年来坚持申诉、上访,只为“给被冤枉的儿子讨回清白”。当年,聂树斌从被警方控制到枪毙,只用了2个多月时间;法院庭审时,因案件涉及他人隐私,她和老伴都没有被允许旁听庭审;儿子被枪毙前,她和老伴都没能再见儿子一面,甚至儿子被枪毙了他们都不知道,直到老伴聂学生去给儿子送衣服,才得知儿子已“上路”了;聂树斌被枪毙后,家人都没拿到法院判决书;王书金案出现后,她走上漫漫上访路,9年来已不知去了省高院多少趟,历经艰难曲折。现在终于看到聂树斌案向前推动了一步。

13日,北京博审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博今与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签订代理协议,并表示近日将赴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调阅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一案相关卷宗。现在聂树斌案由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异地复查,有利于排除各种干扰,查明事实真相。

编辑:SN117


用国家公祭将历史刻在人心

谴责那些否认和篡改历史的丑陋行为,是一次表态。对不断抬头的日本右翼势力,对于他们不断否认历史的行径,需要用国家公祭这种形式来表达中国立场。相信日本的年轻人也会关注中国的国家公祭日,他们有权利知道这段历史,避免被日本右翼扭曲和篡改的历史所蒙蔽。


日媒在国家公祭日安静异常

12月12日记者翻遍了当天日本六大主流报纸,关于南京大屠杀和中国国家公祭日,竟再无只字片语。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日本互联网上也只有引自中国媒体的报道,基本看不到本土媒体的评论,好像“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完全是另一个国家的事,与日本没有半点关系。


垃圾短信为什么会躲着高官走

本来以为垃圾短信是每个人共同的烦恼,没想到这里面,我们的领导也有特权——只要你是一定级别的官员,就可以不必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这样的“国家机密”,不是媒体扒粪扒出来的,是运营商自己说的。


意味深长的“少年不可欺”

假如大家都提防着自己的创新思想被偷走,何来创新火花的碰撞?我国要成就为创新大国、强国,就必须重视每一个创新的微光。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